卓正与我

卓正内科 李陶   2018-06-25


【编者按】将来回头再看,2018年必定是卓正医疗发展历程当中的一个里程碑。经过6年的砥砺前行,卓正的全职医生人数已经突破了100名!这100多名医生,是中国私立医疗机构中最大的医生团队之一;这100多名医生,是中国私立医疗机构中最优秀的医生团队之一;这100多名医生,是中国私立医疗机构中最坚守初心的医生团队之一……

从公立到私立,从海外到国内,每一名卓正医生,都在用他们的亲身实践,书写着中国医生私立执业的另一种精彩!现在,让我们通过《公立到私立,另一种精彩》专栏,走近卓正医生,走进他们所缔造的这100多种精彩!


往昔时光已走远


我才会学着想念


平常的相见


银杏树下的誓言


刻骨铭心


可我们


渐行又渐远


--摘自《此间的少年》主题曲《转身之间》




有时也会问自己,2012年来深圳加入卓正医疗是不是也是为了理想,似乎当时又没有想那么多,可能只是看到了卓正官网上的那句话——今天的你,是否还是把医生视为你梦想的职业?


还记得“非典”时期,自己还是个没进入临床的医学生,学校组织了重温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活动,“遵守誓约,矢忠不渝”也曾让我们对救死扶伤的责任激动不已。但当自己真正经历这个职业时,才发现有些事情是无法靠自己的一腔热血所能克服的,也看到了自己的同学、同事因为各种原因在行医的过程中选择了离开,有时候也会不断的问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困惑,所以在最初和公司三位创始人的沟通中了解到了卓正医疗的创立理念且深以为然,才很容易地决定立即加入卓正。


一句“回归医疗本原”简简单单,但从只有几人的初创团队到如今医生团队已达百人的成长历程中,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知易行难。作为医生,面临着一个内科专科医生到全科的转变;作为医疗管理的一份子,面临着怎样才算“好的医疗”这个定义的艰难思考。


在第一家诊所正式运营之前,团队讨论的最多内容就是怎样才能获得患者的认可:既往的毕业院校、工作单位、学历不能代替市场的考验,我们学不了公立医院大而全,又缺乏深圳的近邻香港医生的自带光环,一家名字陌生、性质私立的医疗机构怎样才能生存下去成为了当时心中最不确定的疑问。但最终取得的共识也似乎为今日的发展奠定了整个基调,那就是以患者为中心、坚持诊疗规范化。


可能是卓正汇集了一大批30-45岁之间的中青年骨干医生,他们有着过人的学识、敏锐的感知力,积极地参与到医疗质量建设中来,大到危重症患者的识别、抢救及转运,小到采血的抽血管正确顺序,都在卓正经历了激烈、甚至可称为“针锋相对”的讨论和修订。


可能是兴趣,也可能是机缘巧合,从加入初期到现在,我一直在做医疗质量相关的工作。其中最让我难忘的就是关于上呼吸道感染的规范诊疗体系的建立。


在一家起步阶段以妇、儿和全科为基础的医疗连锁机构,每天遇到最多的就是上呼吸道感染患者。由于大部分的“上感”病原学检查的时效性不佳,且用于治疗“上感”的症状缓解药物的疗效多数都没有经过严格的随机双盲对照试验验证,因此一直是抗生素滥用、对症药物不良反应频发及各种鱼龙混杂药物使用的重灾区。为了提高上感的诊疗质量,专业组梳理了上呼吸道感染诊断、治疗学领域质量较高的荟萃分析,在医生月会上讨论,形成共识。药事委员会根据现有的证据,在美国儿科学会提出不提倡给6岁以下患儿使用减充血剂和止咳药物建议的不久,就和儿科内科医生达成共识,下架了所有相关药物。为了让轻症上感患者,尤其是患儿家长知晓上感正确的疾病知识,医生为公众号提供了好几篇“爆款”患者信息。作为延伸,我们也和专科医生一道,对慢性咳嗽、哮喘等相关疾病诊疗同步进行了规范。


这一工作一直在持续,虽然在推进的过程中不是一直一帆风顺,但当有一天看到一位儿科微博“大 V” 医生贴出一张卓正儿科看诊病例,评论到“一个2岁高热儿童,基本查体+甲乙流鼻咽拭子甲流阳性,处方药物只有奥司他韦和布洛芬混悬液,希望这样的医疗机构越来越多的”的肯定时,当看到越来越多的卓正医生认同诊疗规范化、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始信任我们的时候,我感觉离自己的理想越来越近了。


我很认同这条微博下评论中国医疗质量的一句话——中国的顶尖医疗技术与世界水平接近甚至超越,但是看到五花八门的感冒、腹泻等常见病的诊疗方案,就知道我们还处于初级阶段。


卓正人的特点就是严谨求实,这一优秀品质一直激励着我。希望自己能和所有同事一道,实现自己最初的理想。